top of page
07-icon.png

2024《聖多瑪斯與聖體聖事》高雄場




文/圖:道明會中華聖母準會省

 

聖多瑪斯禧年慶高雄場,在一群充滿活力的年輕人帶動下,開場時的共融遊戲,令參與活動的老中青全都動了起來,熱情活潑地氣氛,講台上安奉了聖多瑪斯的聖髑,共同臨在禧年慶的活動中,讓與會近兩百人喜悅地迎接這場講座。

 

道明會中華聖母準會省會長季安士神父主持開場,特別以影片介紹道明會中華聖母準會省,正在重建的聖雅博培育會院,季神父邀請眾人共襄盛舉,達成聖召培育工程。  

 

這次活動參與的神職人員有劉振忠總主教,道明會玫瑰省負責人施炯堃神父,系列活動總負責人葉耀明神父,教區歐大福神父及多位道明會神父。

 

劉總主教致詞道:「今天是好日子,對於聖人聖女來說天天都是好日子,心情好天天都是好日子,能跟聖人談心,當然是好日子。而且投資培育會院賺取天上的財富。今天這位天主死忠的聖人,聖雅博稱他為沈默的聖人,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影響教會深遠的一位天才聖師。 」

 

葉神父接著介紹道明會中華聖母準會省連續三年舉辦的系列慶祝活動,始於去年聖多瑪斯宣聖700周年。聖多瑪斯最著名的就是他寫的《神學大全》,但是內容太難了,一系列的慶祝活動正是將聖多瑪斯的著作普及化,希望讓每位教友都認識一點。這次在高雄邀請到潘家駿神父主講「聖多瑪斯與聖體聖事」,正好呼應今年的聖體年將在高雄舉行。葉神父提到聖多瑪斯最有名的金句;當耶穌顯現給聖多瑪斯,問他:「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要給你什麼報酬。」聖多瑪斯回答:「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盼望我們多懂一點聖多瑪斯,跟基督更親近。

 

講座上半場,潘神父盡量使用台語講授,下半場則應聽不懂台語的聽眾要求改用國語講授,神父從「有翅膀的天使博士圖像」開始,以台語詠唱聖多瑪斯專為「聖體聖血節」所做的禱詞作為課前禱,這禱詞我們常使用在明供聖體聖體降福前,以及「聖體聖血節」彌撒的集禱經中。雖然他是八百年前的人,當今的彌撒中仍然傳唱傳頌,時時與我們同在。尤其他對聖體聖事的神學解釋更是扮演了承先啟後的角色。

 

1100年到1700年,是士林(經院)神學及哲學的時代,而聖多瑪斯正處士林時代全盛時期,深受教父思想,尤其是奧斯定(Augustine, 354-430)的影響,此外,也受到新柏拉圖主義、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哲學思想的影響。他在神學各領域的造詣都非常專精,他有關聖體聖事的論述主要收錄在他的第十五冊第七十三題至第八十三題(中文版第237-482頁)。聖多瑪斯對聖體聖事的討論,面向廣泛,可謂面面俱到 。

 

今天我們對所信仰的有關領聖體聖事的教義,認為理所當然,因為我們就是這樣相信了。但這教義的確認卻是教父們及神學家們,經歷千百年,透過對聖經的不斷的反省,在聖神的引導下所結出的果實。教父的傳統的第一個特徵就是感恩祭慶祝被視為是教會聯合大司祭基督的祭獻行動,而第二個特徵則是討論基督體血的臨在,而聖多瑪斯正是以新柏拉圖主義及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的哲學思想,進一步去詮釋及引申教父有關聖體聖事的者兩個特徵。他一方面承襲了奧斯定神學的傳統,同時又將士林學派的聖事神學推至另一高峰。

 

潘神父還從投影螢幕上,讓聽眾欣賞了一幅聖母環抱著十字架上的耶穌,並以手去承接從耶穌那被長槍刺透的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而就如教父金口若望所說的,血代表聖體聖事,水代表聖洗聖事,教會之母──聖母則代表教會從基督那裡,領受了基督透過祂的逾越奧蹟為我們所完成並建立的聖事,並藉著聖事的領受,而讓我們擁有基督逾越奧蹟所結出的救恩果實。

 

潘神父又從投影螢幕上,讓聽眾觀賞了一幅梵谷的名畫〈善心的撒瑪黎雅人〉,來說明聖多瑪斯引述善心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路十25-37)來為我們說明:人類就像那個被強盜打得半死不活的人,而耶穌就是那位從耶路撒冷(天上)下來的善心人,正往耶里哥(地上)走來,祂以酒和油(聖事標記)治療人的創傷。這個意念乃成了聖多瑪斯聖事觀的主幹。他認為人在跌倒之後,必須從肉身的生活開始,才能攀登上靈性的生活,聖事正是為此而建立。聖事又基於其象徵性的本質,使人藉此「明白真理,謙抑自己,勉力行善」,而這是多瑪斯所承受的傳統說法。

 

如果我不願意跟聖寵合作,就無法將聖體聖事聖化醫治的新生命,展現在生活裡。神父舉自己的生活經驗例子,他有糖尿病,遇見一位好醫生,為他開了事和病情的藥方,但也因自己與醫生及營養師得配合,飲食節制加上恆常的運動,而使得糖尿病況得到控制甚而不必再服藥控制。他的主治醫師稱讚他是有基督同在的見證者,有恩寵臨在生活中,生活得到改善。

 

聖多瑪斯的聖事神學散見於他的神學著作和禮儀作品及音樂當中,他除了寫了浩瀚的神學作品之外,也曾經為新的禮儀慶典,如基督聖體節(Corpus Christi)編寫了經文,並且作了許多讚美詩。多瑪斯遵循聖保祿和聖奧思定的想法,以基督論和教會論的意義來說明感恩禮的內容(res),而將感恩禮聖事,也就是共享一個餅、一個杯、一個基督的身體,作為教會合一的聖事。感恩禮的恩寵不單單只是為了個人的聖化,更是為了建立基督合一的身體 教會。在基督聖體節(Corpus Christi)的獻禮經中,多瑪斯直接反映了奧思定的教會論觀點:「仁慈的上主,我們奉獻餅、酒為禮品,乃是教會合一、和平的象徵;求祢恩賜祢的教會合一與和平。」

 

多瑪斯使用了精神性的字眼來形容基督在感恩禮要素當中的臨在方式,以及在感恩禮中吃喝基督體血的方式:「基督的臨在是一種藉著聖神的力量,以精神的、不可見的方式臨在。所以,奧思定說:『如果你以精神性的方式了解了基督有關他肉體的話語,那麼這些屬神和生命的話語就是為你的;如果你是以物質的方式來了解基督有關他的肉體的話語,那麼這些仍然是屬神和生命的話語,但卻不是為你的』。」(《神學大全》a3, 73, 2)這也形同對聖體奇蹟的問題出了答覆。聖體奇蹟不是當信的道理,更大的奇蹟就我沒看見就相信,憑信德相信。多瑪斯的表達方式牽涉到「體變」的問題。這個詞被用來解釋成聖體時的變化,指餅的整個實體(substance)改變為基督的身體,而酒的整個實體改變為基督的寶血,只留下餅酒的外形。

 

我們彼此在聖體聖事中合一共融,這共融應展現在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和生命中,不再孤單流淚,憂傷埋怨。當基督成為我們最親近的朋友時,意味著我們也該當成為彼此的弟兄姐妹。當我們領受聖體聖事,我們不僅得到祝福,我們也讓聖體的恩寵轉化我們,使我們成為別人的祝福。

 

午後彌撒由劉總主教主禮,道明會葛神父主講。葛神父說:「聖多瑪斯特別愛真理,所以要確認餅酒就是耶穌的聖體聖血,我們領受的餅酒就是我們最好的朋友,與我們天天在一起,讓祂的愛與恩寵聖化我們,就像徒步朝聖一樣,讓我們一步一步走向祂。」

 

精彩的3月23日,遇見聖多瑪斯在高雄!

61 次查看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